春光很美,我们一起携手共赴

  • 时间:2020-03-17 12:38 来源:孝感日报
  • 字体:[ ]
  • 视力保护色:

  我叫张欣,是重庆赴孝感支援队援助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队队员,重庆市铜梁区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一名医生。

  接到医院援助孝感通知后,正在医院值班的我,主动向医院请战。说实话,当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,但是我想我今年才29岁,年纪不大,哪怕是被感染了,没有基础疾病,应该也不会死,再加上父母也都才五十出头,我也没有孩子,家里不需要我照顾。

  2月20日,我瞒着父母直接从医院出发来到了孝感。

  当天,父母看到别人发的朋友圈,才知道我要来孝感。爸爸打电话来说妈妈在家里哭,吃不好也睡不好。

  过了一周后,我对工作环境和流程熟悉后,也渐渐不再感到担忧,在孝感结识了一群可爱的患者,我把这些故事讲给父母听,他们也开始放下心来,为有我这个女儿感到自豪。

  3月5日

  听到患者感激的话语,我们很感动

  3月5日,我在病房里结识了两个病人,他们是夫妻。

  刚开始接触这对夫妻俩时,我和队员们就发现这对夫妻特别焦虑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沟通,我们才慢慢了解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。

  原来,十几年前,丈夫确诊肝硬化,长期服用药物治疗,近几年他的病情逐渐恶化,出现门静脉高压,还做了脾切除手术。疫情暴发时,丈夫又出现了发烧、咳嗽的症状,被妻子送到医院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治疗,丈夫病情得到控制,症状逐渐好转,医生打电话告诉他的妻子,他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  但就在准备出院的前一天,丈夫开始出现左侧肢体无力、吐词不清等症状,经检查后诊断为脑梗死。

  妻子在知道这个情况的时候,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,家中刚毕业的儿子还没工作,丈夫有两个痴呆的哥哥还需要治疗,这些重担全部压在做了三次骨折手术、行动不便的她一人身上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没过几天,妻子也开始出现发烧、咳嗽症状,住到了丈夫隔壁的床位上。

  我们都非常同情夫妻俩的遭遇,主动为这对夫妻提供一些生活必需品,还自发为他们捐款。

  当队长把钱交到丈夫手上的时候,这个饱受病痛折磨的中年男人流泪了。他哽咽着说:“感谢重庆医疗队,因为有你们的精心治疗,我的病情才能得到好转;因为有你们亲人般的呵护,我才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。希望你们能保护好自己,早日回家和亲人团聚!”

  听完他们感激的话语,我们也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
  3月6日

  患者丈夫录制感谢视频请我来孝感做客

  3月6日,我在微信上收到了患者王阿姨的丈夫录制的感谢视频,他说他的妻子住院这段时间从来没有笑过,我跟她沟通了之后,她脸上才有了笑容。

  我感觉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,却赢得患者的肯定,心里瞬间暖暖的。

  王阿姨55岁,是一位有多年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患者。临近春节的时候,她因为合并自发性气胸在医院住院治疗。住院期间,新型冠状病毒向刚做完手术的她伸出了魔爪。

  刚确诊的时候,她整天以泪洗面,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。她的丈夫作为密切接触者,被送往隔离点集中隔离,只能每天通过电话交流,纵然心急如焚,却也无能为力。

  在我们接管病房之后,我和队员们每天对她进行心理疏导,关心她的饮食起居,王阿姨逐渐开朗了起来,病情也渐渐好转。

  临近出院时,医生根据王阿姨的病情,开了吸入治疗药物。因吸入治疗药物的使用方法较为复杂,王阿姨又不会说普通话,沟通极为困难,我教了整整一个小时,王阿姨才勉强学会。我仍然放心不下,便让王阿姨取下口罩在我面前反复操作,直到她操作正确为止。

  由于家境贫寒,王阿姨不愿意接受长期使用吸入治疗药物,我又主动提出长期资助吸入治疗药物供她使用。

  王阿姨出院时,她的丈夫录制感谢视频通过微信发给了我。“感谢重庆医疗队,谢谢你们给我妻子第二次生命。在你们精心的治疗以及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我妻子的病情才得以好转。特别要感谢张欣医生,她把苦累、危险都留给了自己,把快乐、安全留给了所有的病人,等疫情过去后,请你再来孝感做客。”

  3月13日

  我差点成了孝感媳妇

  3月13日,是我来到孝感的第23天。

  刚下班回到酒店,我接到了来自刚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杨阿姨的电话。

  杨阿姨是我第一次进隔离病房时遇到的一个患者,与我父母年纪差不多,她当时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让我务必加上这个号码的微信。

  我以为是杨阿姨的微信,于是按照号码加为好友。简单的相互问候之后,对方发来了一张图片,是一封感谢信。

  “感谢张医生这段时间不辞辛劳对我的照顾和耐心细致的疏导,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病情也一天天好转……”读着读着,我的思绪也跟着回到了十几天前,刚刚来到隔离病房的时候。

  “医生,我为什么老是咳嗽?住院这么长时间了一点也没好,晚上也睡不着觉。”2月23日,我刚迈进病房,就听到了杨阿姨焦急的声音。

  经过简单的沟通、疏导后,我发现杨阿姨的情况并没有好转。作为主治医生,我的主要职责就是每天查房,了解患者的病情,然后对症用药。由于能在病房停留的时间有限,我当时留下了杨阿姨的电话号码。

  走出隔离病房以后,我一直放心不下杨阿姨的情况,于是立即向同在孝感的心理科的师兄寻求帮助。

  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,我主动打电话给杨阿姨聆听她的心声,原来她住院时间很长了还没有出院,担心自己的病情,还担心家里人也感染上这个病。

  我劝说道:这个病毒感染有一个过程,哪怕是你是一个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,也不可能一天两天就会好的,病毒感染,除了靠药物治疗,还需要靠自己的免疫力。

  连续四五天的电话沟通、疏导,杨阿姨的焦虑症状逐渐消除,加上配合药物治疗,病情也渐渐好转……

  突然,微信的提示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看了这一条信息,我才知道,微信上发来感谢信的不是杨阿姨,而是她的儿子。

  杨阿姨又给我打来电话说明了情况,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到我还没结婚的消息,想要撮合我和她儿子,因此故意将写好的感谢信发给她儿子,让她儿子转发给我。

  在杨阿姨的热情撮合下,我差点成了孝感媳妇,不想她的儿子和我并没有这层意思。

  现在,她每隔两三天都会打电话问候我,不再提儿子的事情,只是询问居家需要注意的事项,聊一些琐碎的家常。

  没能成为婆媳,我们成为了互相关心和牵挂好朋友。我衷心祝愿杨阿姨早日康复,也希望孝感人民能够早日战胜病毒,脱下口罩,一起迎接春暖花开的日子。(记者郑玉欢整理)


扫描分享

已有 0 条评论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