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俊峰:一个乡镇卫生院院长的坚守

  • 时间:2020-04-10 08:33 来源:孝感日报 作者:李琦
  • 字体:[ ]
  • 视力保护色:

  45岁的黄俊峰,在孝南区东山头卫生院当了11年院长。

  黄俊峰说,他经历过2003年的“非典”和2016年的洪涝灾害,每一次他都在最前线,这次也一样。

  东山头卫生院的工作,主要涉及三大块:公共卫生服务项目、血吸虫防治和基本医疗。37个工作人员,需要服务6个村、2个社区和1个工业园区共2万多人。

  人手平时都有些“捉襟见肘”,更何况是防疫期间。黄俊峰的家在孝感城区,从1月25日到3月14日,他没回过家,就在办公室的折叠床上,睡了50个晚上。

  “一来是因为管控不断升级,二来也的确没时间两头跑。”他告诉记者,防疫初期,卫生院负责107国道沦河桥口的管控值守,他带头上岗,配合做好体温测量,每次都在12点后才回院里休息。

  “白天稍微好点,晚上可真叫冷,站在路上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快成冰棍了,晚上回去也是又冷又看不清路。”黄俊峰说,随着发热病人增多,他便回到了院里。

  2月1日,东山头卫生院开始承担辖区发热病人的集中留观诊治工作,连续3天,连着接收了3名高度疑似病例,都出现了发热,而且有同样的接触史。

  “我们卫生院一共有15间住院病房,按照单人单间的要求,也就是15张发热病人留观床位。”黄俊峰说,这些床位在当时看来是不够的,因为每天都有发热病人送来。

  2月5日,上述的3名高度疑似病例相继在孝感市第一人民医院确诊。黄俊峰也开始筹备更多的发热病床。

  “我们的年轻医护们,主动让出了自己的宿舍,我又去找东山头办事处,请他们协调了6个集装箱房间,一共就有了37张床位。”他介绍,疫情期间,卫生院共分诊留观了100多位发热病人,这些床位完全满足了需求。

  发热病人“即知即收”,并且当天转运至城区定点救治医院检查,检查后如果是普通的发热病人,黄俊峰会把他们接回来,安顿在卫生院集中留观。

  “经常半夜2、3点接到电话,接病人回来,或是送病人过去。”黄俊峰回忆,2月上旬是发热病人最密集的时候,他一天要接打上百个电话,协调调度病人的接收、转运等工作。晚上通常是刚睡着,便被铃声惊醒,没睡一个安稳觉。

  但黄俊峰最揪心的,还是卫生院的院感问题。

  “谁也没有想到,乡镇卫生院也会有需要穿上防护服的一天。”黄俊峰感叹,疫情刚爆发那会,院里除了一次性医用口罩和手套,其余的防护物资都没有。

  黄俊峰说,在当时的条件下,他们用闲置的手术室作为缓冲区,在病区改造出了一个简陋的“三区两通道”。除此之外,还有严格的病区消毒。

  “院里医护大多是‘80’后、‘90’后,他们那么年轻,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黄俊峰说,最艰难的日子里,这是最令他挂心的事,天天在心里念叨。

  后来,随着各种物资的纷至沓来,黄俊峰的心才慢慢放下来。“防护服优先供发热门诊、预检分诊、放射室、化验室和临床的医护们。”黄俊峰说,因为他们需要长时间接触病人,卫生院的4个班子成员没有一个人穿过一件防护服。

  黄俊峰说:“我既然干这个工作,需要我冲在前面,我就冲在前面。只要是涉及群众生命健康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的事,我就不会后退。”


扫描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