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振兴的“红色密码”

  • 时间: 2018-10-14 10:14
  • 字体:[ ]
  • 视力保护色:

乡村振兴的“红色密码”

——安陆市烟店镇打造基层战斗堡垒振兴乡村调查


  ●9月10日,安陆市烟店镇宋垅社区的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里,主题党日活动正在进行。

  不仅41名党员悉数到齐,还来了数十位普通群众。

  “学习了解一下党的好政策,听党的话,吃不了亏。”社区居民宋明楚说。

  近年来,烟店镇深化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,切实加强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,“听党的话、跟着党走”深入民心。

  “抓不好党建,一切都等于零”

  2014年,53岁的冯庙村党支部书记冯世荣灰了心,思忖着要“让贤”。

  为啥?

  “还能为啥?村里欠了一屁股债,党员不听指挥。这样的村支书,不干也罢。”冯世荣说,从2010年上任到2014年,没收到一份《入党申请书》。

  那一年,宋垅社区旱情严重,23口水塘,干了16口。

  党支部书记宋光朝组织工作人员和机械设备,想从旱情较轻的4组向旱情较重的1组调水。

  “想调水,先问问我手里的镰刀!”4组村民宋某“横刀立马”,护着自家的池塘和稻田。

  在官堰村,“两委”连办公地点都没有。党支部开个会,去打谷场、田埂上、大树下……

  “再不改变,这些党支部不是‘涣散’,是要‘解散’。”烟店镇党委书记杨体锋说。

  改变,从点滴做起。

  宋光朝组织党员开会解决抗旱问题,时间已到,半数党员未到,老宋照开不误。

  一名党员迟到5分钟,推门进来,宋光朝严肃地说:“对不起,你迟到了,取消你此次参会的资格。”该党员先是一怔,然后把门一摔,扬长而去:“你以为我想来吧?”返回的路上,他还“劝返”了几名前来开会党员。

  会后,宋光朝找到这名党员谈心:“咱们都是党员,比普通群众还要吊儿郎当,老百姓怎么看?”对方不服气,反问宋光朝:“党员怎么了?党员家的稻田产量高些?”老宋说:“我是书记,你来监督我,要是我开会迟到、值班脱岗、村内事务推诿,你可以指着鼻子骂我。”

  3天后,又是一场党员会,4人迟到;1周后的一场党员会,无人迟到。从那时起,每月25日雷打不动举行民主生活会,党员群众服务中心满岗满勤。

  以上率下,党支部“硬”了起来。

  杨体锋介绍,烟店镇要求全体村级党支部书记把党建工作放在全盘工作的第一位,与绩效挂钩、责任捆绑,奖优罚劣。“抓不好党建,一切都等于零。”他说。

  “把组织建在产业上、把书记嵌在产业上、把党员聚在产业上”

  自身硬,能打铁,但怎么打,也有讲究。

  冯世荣说:“要让老百姓听党话,跟党走,就要让他们有‘甜头’。”

2007年,借助“建设高标准农田”平整土地的机会,冯庙村展开新村建设,将零散的村民集中居住。

  冯世荣说,一片好心,但老百姓不买账,认为搬迁、装修增加了农民负担。

  唾沫星里,老冯痛定思痛,要想让党旗飘扬,就必须让农民增收增益。

  2017年,湖北浦之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看中了冯庙村的水田,准备大规模种植芡实,但前提是大量流转农民的土地。

  冯世荣组织全体党员包保到户做工作,组织村民代表到荆州实地参观。2组党员左正柱负责“左氏宗族”,最初被亲戚拒之门外,后来能“聊上一聊”,最终答应流转。

  全村53名党员一次次登门拜访,彻底打消了农户们的后顾之忧。2017年底,整整3000亩水田完成流转。

  左正柱算了一笔账,以前种水稻亩产1000斤,除去种苗、化肥以及人力成本,每亩收益400左右。现在土地流转费用每亩620元,农户既可以外出务工,也可以在芡实基地务工,收益是种水稻的几倍。

  去年上任的官堰村村支书李冬华,今年年初带领农户干起了虾稻连作。“农户担心风险,今年只有6户,才260亩。”这位34岁的小伙子介绍,虽然面积不大,但今年的虾季尚未结束,高额的收益已经让陈义号、李发春等农户找上门来,主动要求“明年跟着一起养”。

  2017年起,烟店镇通过“把组织建在产业上、把书记嵌在产业上、把党员聚在产业上”的方式,以党建促发展,农业总产值从4.7亿元增长至6亿元,28个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。

  “支部强起来,群众富起来,民风好起来”

  党建引领,群众支持,如今的烟店镇党群和谐。

  在官堰村,一栋崭新的党员群众活动中心拔地而起,这是李冬华自掏腰包30万元建设的。

  多来,李冬华一直在外从事建筑装修工程,每年轻松入账50万元。“自家的楼房越建越好,但村里连个办公室都没有,心里不是滋味。”

  自断赚钱门道,自费建设家乡,村民们越来越相信这位年轻的村支书——李冬华要开荒山,村民扛着锄头上山;李冬华提出维修小水利设施,大家伙自带工具抢着修。

  村民王正兴说:“人家倒贴几十万建设家乡,这样的党员,不听他的,听谁的?”

  在冯庙村,冯世荣今年收到了一份特殊礼物——村民胡大伍和殷军的《入党申请书》。

  相信党组织,渴望作党员。冯世荣那颗灰了的心,变红了。他说,当了8年村支书,今年最痛快。

  在宋垅社区,今年夏季又遭旱灾,跨组抽水的事情再次发生。

  村民宋兵武主动把鱼捞起,拍着胸脯说:“宋书记,抓紧时间,快点抽。”

  反倒弄得宋光朝有些不自在:“这份情,社区党支部会记下的,会想办法给你一些补偿。”

  “太见外了,跟着党走,不会吃亏。”宋兵武说。

  从自身建设,到服务群众,再到深受支持和爱戴。杨体锋说:“基层党建最终目的,是要组织发动群众共建共享,长久提高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  “支部强起来,群众富起来,民风好起来。”白兆山下的一面面党旗迎风招展。



扫描分享